聊聊国际资本市场

liangxianfu 2023-7-15 388 7/15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时常提起一个词儿,资本价格。上两期公众号文章还提了一次。

很多人觉得资本不就是钱嘛,价格指的还是钱,钱怎么会有价格?我从来都是用钱买东西,只听过东西有价格,钱咋还有价格了。

钱当然有价格。

钱的价格就是你看到的今天所有一切问题的根源。

上期公众号文章里我讲了我们那一代,包括比我大10岁,20岁的前辈们是怎么进入商业世界的。

鼓励什么做什么。

直到我进入国际市场,我逐渐明白那不是本源,并不是我过去年轻时理解的,想要做什么,鼓励什么就够了。不是这样。

这一切背后有一个钱的价格的问题。

多数人感知不到钱的价格很正常,因为你是挣工资的。

就是我前篇公众号文章里开的那个玩笑,我说你的存款影响了你的消费,如果你没有存款还敢于消费,那就是就业景气,老板许诺加薪给你底气了。

这时候的钱对你来说是没有价格的,因为你是先拿到了钱。

但整个世界的商业运作部分,无论是商人还是投资人,他们的钱都是有价格的。

他们并不是真的像书上说的,一个财主省吃俭用,用一枚鸡蛋孵化了一只鸡,鸡生蛋,蛋生鸡,慢慢做大,不是这样的。

他上来就借钱买了一万只鸡,他是这么做生意的,如果生意好,他还会继续借钱,追加十万只。

所以他关注的一定是我的预期利润能不能覆盖我的预期支出,这个支出就是钱的价格的支出。

钱有时间成本,钱有使用成本。你可以把它看作借贷利息,也可以把它看作是融资成本。

这个成本的高低影响了全世界方方面面。

无论是你看到的资产价格,企业创新的动力,商品价格,就业景气,全都是关联在钱的价格上的。

钱的价格是所有锚定里的基准锚定,万锚之锚,其他锚对标它,各个行业的锚定实际上都挂在这个锚祖上。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去研究利率。

每个月全世界的投资人都盯着美联储看非农,重要的是非农就业数据么?

重要的其实是利率。

大家想知道的其实是钱的价格。

钱的价格分两头,短端和长端。

你在美国有笔钱,存一年,给你5个点的利息,这就叫短端;你在美国有笔钱,买了他们的国债,十年后兑付,每年按照3个点付利息,这就叫长端

短端应该小于长端对吧?

是的,我也觉得,这应该是常识。

你像我们存款不都是存的时间越长,年化利息越高么。哪有越短越高的道理?

其实在美国一样的,以前也一直都是短端低,长端高。打个比方,存一年给你1个点,买美国国债,10年给你3个点,短低长高很合理。

那现在为什么倒挂了?为什么短端这么高呢?

要理解它,你就得弄清楚短端意味着什么,长端又意味着什么。

短端其实很容易理解,这就是美联储的态度。

给你少,说白了就是不让你存嘛,市场流动性不足,你不要存起来,你去花钱,去投资吧。

那给你多什么意思?就是暂时抑制你花钱,投资的冲动。

他们没有办法说限售限购,他们的政策包里面没有这种直接工具可以用。

但是他们有类似效果的,就是通过划算不划算的方式,实际上起到了限售限购的作用。

短端给到这么高,花钱不划算,投资也不划算,你自然而然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行为,就是存起来。

那么长端实际上是什么?我们想想看。

长端的本质其实是生产率。

你想想看,能够反映10年,20年,30年价格的,除了生产率本身,还能是什么呢?

马斯克如果真的搞成了,移民太空,那就等于下一个大航海时代开启,AI如果真的进化到能够大幅度提升生产力,同样也等于又一次蒸汽机时代开启。

如果生产率真的上去了,那长端就必然要跟着上去,长端就是生产率。

换句话说,短端低于长端,是必然,是迟早的事儿。

某些套利交易者,他们等仓位卖出短端,买入长端,是在赌什么?

就是在赌这两个价格最后一定会回归正常。

但是我问你,有几种回归可能?

答案是两种。

第一种是短端降下去了,这是绝大多数人认为会发生的。

这个说白了就是美联储扛不住利息高位,降息了。

多数人都相信这一点,无非时间点不确定,有些自媒体瞎说,年初就给你说要降,马上降,我当时就告诉你不会那么快的。

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多数人都相信短端会降下去迁就长端。

这个本质上是因为多数人认为科技爆炸不会来,起码这些年不会来。

如果你看了前几天的非农和最近一次的美联储讲话,会发现多数投资人对这件事的判断是美联储明年步入降息通道。

还有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是长端升上去了。

就是我前面说的,如果马斯克的太空也好,AI也罢,或者天知道什么生命科学之类的,短期内真的改变了生产率。

那也可能是长端迁就短端,比如说长端到了6个点,7个点,那你再去看短端的5个点利息,就没必要降了。

前面我说的那种套利的人,他们无论如何都会赚钱的,他们付出的只是时间成本,他们又没有去赌什么。

哪怕一两年内来一场科技爆炸这种小概率事件,依然落在他们的算计内。

但后者,可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你想想看就明白,生产率上去,对资本的吸引力会很强很强。

过去几十年,资本从老牌国家流入新兴市场,就是因为新兴市场能够提供更高的回报率。

资本永远是跟着回报率走的,短端暂时高,它还只是犹豫,长端要是高,那,对吧。

所以我们绝对不希望他们的生产率发生突破。

这就是为什么第一章节里我实打实的告诉你,虽然我不创新,可我依然认同创新很重要。

我仍然认为年轻人,你该去创新,因为我们也需要这个。

当然,即便科技爆炸,也没有必要无谓的担心,因为我们也有很大的优势。

你就比如AI,如果你把AI看作算力,把算力看作矿机,那我问你,矿是什么?

矿实际上是数据。

AI这台矿机再怎么突破,它挖的也是数据这座矿。

数据分析数据分析,分析能力再强,你分析的是什么?是数据。

我们的矿很多,因为我们的人很多,我们受过教育的人,可以互动的人很多。

这个优势很明显,即便对方科技突破,生产率突破,一样会传导到我们这里。

矿在手就是筹码,矿在手就是优势在我。

我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开门见山,而是先普及了一个概念,资本的价格,短端与长端的关系。

普及是因为要用到,你不去掉战争迷雾开地图,你也能听懂接下来的数据分析,但你不知道内在关联。

当你建立了钱的价格的概念,当你明白了当下无非短端长端,形成了倒挂,当你也知道迟早会回归,总有一端要迁就另一端的时候。

你就会知道在国际市场上,你要盯什么了。

你要盯什么?盯通胀。

欧美的核心通胀到底是会保持长期韧性,还是会短期迅速改善,这直接影响着钱的价格,确切地说,是短端的价格。

而这个东西,连锁传导到国内,会影响很多白领的就业。

之前的文章讲的就很清楚,你老板实际上是在国际风投市场融资的,如果他要尝试新项目。

而国际风投市场融资难度就是钱的价格左右的,尤其是短端价格。

短端价格高,国际风投市场融资难,你老板裁撤新项目,你去送外卖,进而怎么样?进而影响了普宅市场。

因为你去送外卖了,你对未来收入心里不安,不想买新的普宅。这个又进一步影响了房地产下游企业,比如农民工的收入。

所以我们要去盯当下能够影响短端价格最大的因素,也就是欧美的通胀。

单纯看PPI和CPI的回落,欧美市场回落幅度都挺大,但是单看CPI,会发现核心CPI依然坚挺。

这有点像你孩子发烧去医院验血,医生会看两个数据,一个是白细胞,一个是另外什么,具体我忘了。

白细胞不高,他现在烧的不高,另外一个数据如果高,就可能反复发烧。

所以如果单看目前的数据,欧美对通胀的控制都不错,但是,这场通胀可能持续的时间远比预计的长

尤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

2022年油价冲上130的时候我预测过它会腰斩,前两天还给读者复习了一把。

但是,它现在已经腰斩到位了,70多了。欧洲的通胀有没有下来?

还没有哦。

我说过几百次,预期比事实更重要,左右很多事情的往往都是预期而非事实。

我就问你,假如油价在这个位置下不去了,或者甚至还上去了,那欧洲是不是很尴尬?

因为通胀还没下去呢呀,理解么?

就像你白细胞高,那可以挂盐水,如果白细胞都打下去了,烧还不退,你说咋整?

白细胞下去了,烧还不退,此时此刻,万一白细胞反复,再次上去,又咋整?

原油在这个位置想下去远没有想上去容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判断欧洲的通胀没有那么容易解除。

翻过篇看美国,美国倒没这问题。美国的能源自给远超欧洲。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美国的页岩油的本质是什么?

美国的页岩油本质是一种科创,他们这个行业并不是传统行业,运行的模式类似于我们的互联网行业,是非常受到风险投资市场影响的。

说人话,就是风险投资活跃的时候,美国的页岩油开采市场也跟着活跃,商人是拿着风投的钱去搞这项事业的。

现在美国的风险投资市场活跃么?你看看短端这么高,就知道没有人愿意风投。

就像我之前告诉你的那点事儿,长颈鹿如果有容易吃的叶子,它为什么非要把脖子长长呢?

人性如此,中国人,美国人,都是人。

而且对美国来说,影响通胀更重要的因素是人力成本抬升了,这是过去多年未有之新现象。

就是美国的白领也许受到风投市场影响下岗了,但是服务员反而涨薪了,服务费反而提升了。

所以美国的通胀也是一个相当持续的事情。

美国的通胀持续,什么维持在高位?短端的价格维持在高位,利息维持在高位。

有没有可能维持不下去?

有。

还是三张表,美国的资产负债表,美国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美国居民的资产负债表。

如果美国居民的资产负债表很高,像08年那样还不起房贷了,甚至失业了,那短端就无法保持这么高,就会像年初自媒体预测的那样迅速降息。

但现状是,美国的居民资产负债表不算高,美国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也不算高,最高的是美国的资产负债表。

这就是我说过的那句话,花出去的钱,总是要还的,无非谁来还。

谁把这个债给背起来。

日本当初的选择是居民端来背,所以他们的居民端花了很长时间修复资产负债表,修复的时间过长,以至于后来年轻人都不热衷消费了。

美国当下的选择是美国自己把债给背了。

这么做有没有问题?当然有。

美国背债实际上就是美元背债,这么做实际上等于用美元的信用背书替美国企业和居民端把债揽过去了。

对美元造成的伤害怎么转移呢?通过避险情绪。

美元的霸权就体现在这里,他们挑唆俄乌战争就是为了提升全世界的避险情绪,让美元避险货币的作用发挥出来。

于是欧洲资本纷纷买入美元,等于替美国的企业端与居民端还了债。

整个游戏里面,欧洲是出血最多的。

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美元能抗这么久,美国接走了企业与居民的债,实际上转嫁给了欧洲。

与此同时,还能同时保持还行的就业率,与这么高的短端价格。

- THE END -
0

共有 0 条评论